踟躕不前的長虹 是否還有機會重回王座?

來源:網絡 2017年05月17日 13:32

在經過五一銷售狂潮之后,國內彩電市場延續了2017年第一季度的下滑趨勢,成交量與成交額仍舊雙雙下降。

今年的中國彩電市場遠比之前預期的更加嚴峻,根據中國電子視像行業協會與奧維云網聯合發布的2017年國內彩電市場一季度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彩電業零售量為1179萬臺,同比下滑5.2%。

在互聯網化浪潮席卷之下,彩電硬件利潤率雪崩,內容盈利尚不清晰,電視廠商紛紛陷入苦戰。而伴著消費升級的新形勢,海信、創維、TCL等幾乎所有電視廠商都不約而同地將目光聚焦到大屏高端產品的身上。

而就在這種大趨勢下,在鋪天蓋地的高端電視宣傳中卻有一個品牌始終不為所動,這個廠商就是曾經的彩電王者——長虹。

從過去國內毫無爭議的No.1,到掉出彩電行業前三,再到現如今被海信、創維、TCL擠出一線陣營,長虹在過去的20年里,究竟在彩電市場經歷過什么,未來等待長虹的又將是什么?

從笑傲江湖到跌落神壇

上世紀80年代,中國彩電市場開始崛起,但由于在技術上的落后,國產電視始終被日本品牌壓制。當時在頗具野心的廠長倪潤峰的帶領下,長虹以價格作為突破口,率先向洋品牌發起沖鋒。

通過讓利于消費者,數次降價銷售主動挑起價格戰,長虹成功阻擊了洋品牌在國內的銷售勢頭,更從國產品牌中脫穎而出。

90年代,長虹彩電的市場占有率由16.68%激增至31.64%,最高時曾達到35%。當時,國內市場上每銷售三臺彩電,其中就有一臺長虹。

而后隨著新興顯示技術的崛起,中國彩電行業也面臨著新的技術革命,行業利潤在平板顯示高附加值的帶動下,吸引了一大批投資者的進入。就在這一輪行業轉型升級過程中,海信以技術為契機和抓手,成功在行業脫穎而出,與創維領銜,重新改寫了市場的格局。

從中國現如今的彩電龍頭品牌來看,海信在激光領域積累了十年,實現了自主設計、自主研發制造,不僅推出了4K激光電視,接下來還要研究雙色激光電視。而創維雖然不掌握OLED屏,但在OLED整機生產制造方面也走在了中國彩電品牌前面。

反觀長虹,在痛失彩電市場霸主地位之后,在核心技術的積累上日趨保守,在大家紛紛在研發上發力的時候,長虹卻將目光轉向了看起來更加“高大上”的所謂人工智能。

主打語音搜索長虹人工智能非智能

如果說長虹現如今所面臨的困境不只是核心技術方面的話,我想企業發展方向也是其中之一。

作為同樣是國內知名彩電品牌的長虹,卻選擇了一條與海信、創維等中國傳統彩電企業截然不同的發展道路。

創維在去年突然宣布,對旗下四個系列彩電產品實施"買硬件送內容"促銷活動。同時,還首次對外披露,創維將會在未來參與內容的投資。創維此舉可以理解為作為中國傳統彩電的領軍企業,創維首次從打造顯示技術等極致硬件軌道,跨界進入與電視大屏相匹配的內容制作和投資。

而相對的,海信在同年推出了主打高端人群和品質消費者的互聯網電視品牌VIDAA。在面對樂視、小米、暴風、PPTV等品牌紛紛主打的硬件虧損牌、低價牌的時候,海信通過繼續立足硬件顯示技術優勢和底氣,開啟互聯網電視的高端競爭商空間,賦予互聯網電視新的定位和產業內涵。

然而,長虹卻并沒有急于在“軟硬”上下結論。

去年7月28日,長虹發布了啟客電視,長虹將其定義為第三代人工智能電視。長虹推介該產品的最大特點就是能在3秒內快速響應語音搜索。

長虹將之宣傳為“世界的一大步”,但是事實上,長虹的語音搜索不但與人工智能概念相去甚遠,底層核心技術也同樣師出別門。與小米、錘子等并無不同,長虹的語音搜索服務也來自科大訊飛等語音交互服務提供商。

沒有了核心技術的加持,長虹似乎成了彩電市場上的投機者,又一次行業洗牌在即,失去了籌碼的長虹還能不能參與下一場牌局也成了未知數。

從冠軍到二線選手高層決策頻失誤是主因

明星隕落,其中往往有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長虹也不例外。

時間退回到2003年,當產業英雄倪潤峰把長虹接力棒交給趙勇的時候,估計當時趙勇做夢都沒想到,他之后的一系列舉措將會徹底把長虹帶進絕境。

顯然,在面對戰略的把控上,趙勇難以勝任CEO的位置。

就在其接替董事長之位后,長虹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嘗試。為了解決倪潤峰因價格戰而導致的一系列爛攤子,趙勇便決定以錢為衡量標準而不看技術發展趨勢,而這也成為長虹以液晶面板投資更貴為由,選擇了等離子面板的原因。

隨后趙勇60億豪賭等離子的戰略性失敗,成為了長虹致命的一擊。

而趙勇所做的“糊涂事”還不僅此。隨著市場發展的機會越來越多,長虹已經無法專注于一個領域,也開始謀求多元化發展。

長虹多元化的觸角范圍廣泛,包括黑電、白電、手機、房地產、廚衛等,然而結果卻事與愿違,長虹的每一個業務板塊都不出彩。盤子做大了,體能卻沒有提高,營收增加了,盈利水平卻沒有增長。

根據財報顯示,長虹2014年中最賺錢的業務竟是房地產,利潤總額近5億元,可彩電業務卻虧損了1.3億元。而這也就成為引發趙勇,將長虹帶入絕境的第三件決策的開始。

在互聯網浪潮的沖擊下,“智能家居”的概念開始興起。長虹也逐漸意識到智能化是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

2014年長虹啟動了智能轉型戰略。推出“智慧社區下的智慧家庭平臺”,以智慧物業和智慧健康為主營業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趙勇卻把曾是長虹進軍3G的支柱產業之一的國虹通訊給賣掉了。

長虹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經歷了上世紀80年代的輝煌,如今卻漸漸跌入低谷。在這背后,高層的決策失誤難逃其咎。

踟躕不前的長虹是否還有機會重回王座?

長虹的過去曾經有過許多的機會,但因為高層的決策失誤,導致了今天的長虹依舊處于半死不活的狀態。

對于未來,長虹是否仍有機會重返“一線戰場”呢?

相對于競爭對手,由于體制等原因,曾經的龐然大物,長虹,依然存在轉身困難的問題。長期價格戰加上銷售量的下滑導致的研發經費短缺,加之對于新技術投入上的謹慎,長虹恐怕短時間內難對核心技術有所突破,而只能依靠炒作人工智能概念維生。

未來的技術方向將是OLED還是電致發光量子點?在液晶時代押寶等離子的長虹無力也無意再做豪賭。但同時,長虹也等于主動放棄了通向下一場牌局的門票。

相關推薦
最新文章
三肖中特牛虎鼠